爽爽貴州旅游大發展的得與失——貴州旅游產業考察的幾點感受

日期:2017年11月3日   點擊:   來源:

咨詢隨筆

連續兩周在五彩貴州的好山好水中穿行,雖然還有好多地方此次未能前往,好在其中一部分地方如銅仁、興義等地我不久前也曾經去過,所以對貴州的旅游產業也算是一次近距離的感受與考察,系統思考算不上,管中窺豹的感受確是強烈真實的,或許對身在其中的從業者和徘徊門外的投資者人有些啟發。

大規?;∩枋┩蹲始せ罟籩萋糜巫試?/span>

這幾年貴州的高速公路投資、高鐵投資都在全國位于前列。高速公路實施建設三年會戰以來,已經率先在西部地區實現了縣縣通高速,而高鐵在最近幾年是每年開通一條,廣州到貴陽,長沙到貴陽和昆明到貴陽的高鐵都已經通車,重慶和成都到貴陽的高鐵通車時間也為期不遠。此外貴州在機場建設,村村通、組組通等交通基礎設施方面也都提出了宏偉的發展目標并全力實施。正是這一系列巨大的投資使過去隱藏在“地無三里平”的山水之間的諸多旅游資源與眾多消費客群的距離大幅度縮短,顯露出市場價值來。

這次去的一些景區中,離高鐵站較近的景區人流量大增,西江千戶苗寨距離凱里站在50公里內,加上之前的名氣,每年客流量保持在貴州所有景區的前列,距離從江高鐵站20分鐘車程的肇興侗寨景區開發時間不長,名氣遠不能與西江苗寨相比,但是到了旅游旺季也已經人山人海。從客群上觀察,廣東、湖南等已通車高鐵沿線的客群占據了很高的比例,無論是團客還是自由行皆是如此。這也證明了高鐵對旅游實實在在的帶動作用。

當然我們一路上在多條高速上奔馳,隧道和高架橋比例極高,路上跑的車卻并不多,因此,這些高速公路的投資經濟性(盡管貴州的高速收費似乎比其它地區要偏高)也許只有充分考慮其外部性貢獻才能算過帳來。目前貴州的基礎設施投資主要依靠中央轉移支付和大量的政策性貸款,要致富先修路,獲取這些低成本資金進行大手筆的基礎設施建設對于其它落后地區發展旅游產業具有借鑒價值。

季節性明顯的觀光游時代

“我們這里旺季要累死,到了淡季又閑得蛋疼”,這是一個山東來的從鳳凰古城轉戰千戶苗寨的客棧老板的抱怨,這也是我在黃果樹瀑布、肇興侗寨等景區了解到的普遍現象。

觀光、休閑和度假是三種不同層次的旅游消費市場,這其中,觀光游是季節性最明顯的一種旅游消費市場,貴州這些景區突出的淡旺季正好說明了這些景區無論開發程度如何,都毫無例外的以觀光客為主。大部分游客是基于其名氣、獨特性,懷著“打卡”“到此一游”的心理而來。同樣以千戶苗寨這家客棧為例,老板告訴我,這里基本上沒有回頭客(復游率基本為零),住一天的游客占到9成以上,“一天時間該看的怎么也看完了,誰還會住在這里呢?”。無論是肇興、還是千戶苗寨,甚至是貴陽近郊的漢族古鎮青巖,它們基本的功能配置是:古香古色的商業街,包裝后帶有本地民族風味的文藝演出、缺乏體驗感的博物館、本地特色小吃再加上眾多的客棧、喧鬧的夜間業態(想想喧鬧不堪的麗江四方街就可以理解了)。在這種標配的,喧鬧浮躁的經營形態下,再加上集中而擁擠的人群,對大多數游客來說是一種精神和體力上的雙重消耗,很難有休閑和度假的輕松怡人氛圍。


西江千戶苗寨之夜

毋庸置疑,能做觀光客這種市場體量最大,相對難度較小的消費市場當然是一種不錯的選擇,但是基于貴州這么好的旅游資源,如果所有景區都停留在觀光這一層次,未來同質化的競爭不可避免,旺丁不旺財和淡旺季鮮明的問題恐怕很難解決。千戶苗寨景區的運營公司每年利潤不錯,門票收入可觀,然而由于服務性收入占比很小,因此一直無法上市,這也是觀光型景區的一大弊端吧。

休閑度假潛在需求旺盛,供給匱乏

整個兩周,對我來說感覺最好的是在加榜梯田的一天多,居住的也是一個依托梯田景觀和自然溪水建設的一座體量不大的度假型酒店,有景觀極佳的大陽臺。

相比于名聲更大的云南元陽梯田和廣西龍勝梯田,加榜梯田開發還處于初始階段,由于交通基礎設施尚未明顯改善,離最近的有高鐵的從江以及有高速的榕江兩個縣城車程都在3小時左右。就是在這樣一個交通不便,開發原始的地區,酒店老板跟我說,他們的入住率一直很高,而且淡旺季不明顯,老客戶以及老客戶推薦是主要客群,人均居住的時間也較長,很多都在2天以上。按照老板的這個描述,酒店的主要客群是典型的度假型客群特征,這說明,即使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因為獨特的景觀資源,相對安靜休閑的整體氛圍以及恰到好處的度假酒店就吸引來了度假客。


加榜梯田

類似的,在同屬于肇興侗寨景區卻相對安靜原始的堂安侗寨,我遇到了一位侗族小伙,他正在謀劃在自己出生的不知名侗寨做生態旅游和度假型客棧。他告訴我,他的客群中有很多人選擇每年在貴州旅游最清淡的冬季到侗寨來感受當地的冬季節日氛圍,與侗寨老鄉共度春節。

這些現象表明,盡管觀光是貴州旅游的主流,但是休閑度假的潛在需求并不缺乏,只是一路走來,除了加榜,并沒有太多的休閑度假類的產品供給,在幾個比較適合做休閑的村寨,侗寨堂安、夏格以及苗寨郎德上寨都沒有舒適度高,軟件到位的休閑度假型酒店和體驗型的旅游產品。即使是加榜,政府和貴州的一家投資平臺企業正準備圈起來收門票,據了解一家類千戶苗寨的小鎮是景區規劃中的重點項目。倘若把加榜變做又一個觀光型景區,不過是多了一個與黃果樹瀑布、西江千戶苗寨和肇興侗寨同質化競爭的產品而已,對于金字塔尖利潤豐厚的休閑度假客群,則恐怕要另辟新的目的地了。如何在一個區域內從規劃到模式設計上兼顧觀光、休閑和度假不同客群的需求,形成多層次的供給體系,這對于貴州旅游來說是挑戰也是機會。

不算小結的小結

因為只是一些不系統的感受,所以這里的小結也只能是一些不成熟的觀點僅供參考。

首先,由于政府的巨大基礎設施投入,貴州旅游進入了一個黃金發展期,投資機會也伴隨而來。與此同時,獲取資源的成本也在不斷上升,面對同質化競爭的可能性再增大,也帶來了新的投資風險。

其次,相對于云南,氣候條件和地理位置類似,資源品質毫不遜色的貴州有后來居上的機會,特別是當麗江因為過度商業化導致休閑功能急劇衰弱,大理仍在大量關停民宿的動蕩期的背景下,貴州目前在地面交通通達便利性上已經超越了云南。

再次,貴州的旅游開發仍然停留在以觀光型景區開發為主的傳統模式,如何給休閑度假產品預留空間,這需要政策和規劃上的遠見,也需要機制和模式上給予這類產品的運營商提供機會和空間。

最后,在貴州的大多數地方,旅游是可為的,旅游地產則缺乏大規??⒌幕?,但是在流量大的區域開發旅游商業地產和資源突出的地方開發休閑度假酒店類產品是有空間的。


朗德上寨本地村民的本色演出

文章作者:彭銳




猜您喜歡: 貴州旅行社    貴州旅游    貴州地接社